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崩坏系】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瓜田李下

女人大学时期的朋友来苏州了
女人去接待玩了一天
女人第二天又去陪着玩了一天
女人第二天晚上居然还是泡温泉了
呵呵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没有家教的傻逼必然不自知,自知的人哪会做出这种事情。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苏州

一路出行虽然折腾,虽然行李很重,虽然站了很久,但非常顺利,几乎没有任何耽搁,我很满意。
到了宿舍后一切变动不大,收拾行李,常点的那家外卖虽然开业,但人不够,所以不外送。
于是只好出门吃饭。

吃饭的时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聊天时家母提到说:送完你后,你爸中午收拾你睡过的床,一边收拾一边在掉眼泪。
我控制了一会,还是把电话挂了。
一群嘴硬的家伙。
说什么不介意我走多远都好,其实根本是胡说的吧?
我不在你们身边,你们过的生活也索然无味的吧?
一天回家10天,这样的生活真的幸福吗?对于他们,对于我。

回到宿舍后背手把门反锁上,靠着门坐了下来,坐了很久,沉思了很久。
嗯,我需要更多的思考,我有更多需要考虑的事情。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梦想

我原先散步时看着那些街旁两边成排销售着山寨手机仿制服装充满了城乡结合气氛的小店,
总是不屑一顾,
仿佛一辈子都不会去消费。
如今经过再见时却不敢再心怀不敬,
年纪大了渐渐可以想象,
那些小小的店铺都怀揣着一家人的梦想,
想着开店时他们满脸的希望和向往,
纵使时光风化了棱角,
依然不容亵渎。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诸事不宜

很多地方是如此的偏僻,
以至于这世上仿佛只有三个人听说过那个如此无名的神奇的地方:
我,让我去那里的人,
以及真的带我去的公交司机…
神经绷紧且诸事不顺的时候,
我的交流能力不会有什么变动,
措辞与礼仪小节会有一定加成,
但逻辑回路和SAN值会崩坏的很明显,
不适合贴身长处,
还请注意。

一般来说最后的疏散预警信号就是凝固的微笑了:-)


总结起来今天什么都没干成,着实令人不快呢。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啊,快中秋节了。
傍晚给姥姥打电话时,
听着她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说非常非常的想我,
亲戚家的孩子也在这过中秋
看着差不多同龄的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我
什么时候回来,快点回家吧。
虽然我的声音没有在电话里表现出波动,
但当时眼泪就流了出来。

然后给家母打电话哭了一场。
当然有委托她不要告诉老人家这些事情。
一直以来的那些不知是真是假是不是刻意的不在意不去想的东西,
都立刻化为了乌有。
我动摇了。

今年一定要回家了,无论如何。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有关自我对谣言的量化

我个人是很支持谣言扩散的,认为公民天生拥有造谣和传谣的权利不可侵犯,只要在传谣的时候持有主观认定的表示即可。
我支持的主要原因是:一个谣言是很好的智商鉴定,可以从你的身边筛选出2b的人与之断绝关系。

我是自诩科学理性派的,对一个观点若有足够证据以及完美的逻辑,我是会摒弃自己的偏见而接受之的。
对一个观点,我的观点递进为下面这么几种。

1:完全不信,完全不传播,对持有此观点并向你宣传的人无条件断绝关系。所谓深恶痛绝的程度。
比如星座相关,任何宗教。

2:完全不信,完全不传播,对持有此观点的人认定其智商有问题但并不会表现出来。
比如男女平等,保护野生动物。

3:不了解因此半信半疑,抱着求证的态度传播。
比如宗教不允许同性恋,江泽民已经死了。

4:不了解因此半信半疑,但心理趋于不接受此观点,可能求证,但基本不会询问。
比如中医。

5:不了解因此半信半疑,但心里趋于认同此观点,因为认同,所以不会询问。
比如”如果共党消亡中国会趋于民主优化“”清除土著是美国的发展的必要条件“的这种假设

6:了解并相信,证据充分但没有足够的逻辑链去传播,只是单独持有此观点。
比如吸烟有害健康:医学上有足够的实例验证这点,但我们无法得出这个结论。
因为可能存在未知的疾病X,患了X病的人健康受损,并表现出嗜好吸烟的这个特征。
只要有这种疾病X的存在的可能性,吸烟有害健康这个命题无法被证实,即使我从心理是支持这个命题的。

7:了解并相信,证据自洽逻辑明晰,在他人询问时会予以回应。可以视为完全持有立场的观点。
比如”宿命论:人类没有自由意识“”在我的世界中我的意识永远不会消失“等唯心的形而上学。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机场送人

早起
四点收拾好东西
五点四十五下楼坐公交brt转到机场
在kfc吃了早饭
送她过了按键

然後做brt转公交回了家
用钥匙开了房门,后面少了一个把门带上的人
推开屋子的门,依然是昏暗凌乱的房间
我轻轻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没有任何声音回复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说说这个圣诞

昨日日志时间和困意紧迫。没什么写。
风衣幸运的在圣诞前到了,也当是给自己的一个圣诞礼物。

24号传闻有dmt的圣诞任务,可惜不过证明是官网被黑的恶作剧,浪费两个币子换个一笑,挺值得的。
下午跟几个朋友交接,晚上一起吃饭吃蛋糕打牌玩到半夜才散。
25号帮忙朋友考试,晚上又是一起吃饭打牌吃烧烤喝酒玩到半夜才散。
难得天南海北的朋友凑到一起。难得的开心时光。
另今天移动充值抽奖中了个80块钱的三等奖,初步打算选床上套装……因为食用油和厨房套装和电吹风用不到。

24号中午去打机的时候很不幸的在公交上碰到了百惠。
我原以为都过去三年了,怎么着也应该平静了,之前在网上打招呼聊天也是平常的友人向没问题的。
可惜我高估了自己的心理素质。
果然看到她还是会本能的生理性的分泌肾上腺素。血压升高心跳加速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放在以前大概会叫做喜欢,怦然心动,一见钟情,一目惚然。
但此时此刻这种看她偎依在公交上旁边座位的男人肩上的时候同样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嗯,这与其说是一种感情/感觉不如说是一种烙印,一种伤口,一种戒毒后复发的快感?
四年她的头发短了又留长,笑靥还是四年前的那个印象,区别只是在于偎依在别人的身旁或者身下的次数吧。
另外,我很开心甚至感到幸福的是她身边的男人还是那一个,
说明至少这三年她们,她过的还是很开心的吧。
诅咒不过是败犬的哀嚎,得不到也要撕碎的龌龊怨念。
看着没有自己的完美结局,这才是缩掉的人看到的最幸福的事情。
这才是整个2010年的圣诞节过的最开心的事情w

下车前努力的鼓起勇气,深呼吸,浑身大概都在轻微的发抖。
是的,这用的力气并不亚于第一次紧张的告白,在这种人来人往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居然能感受到这么原始青涩的感觉,从来没有想象过。
打了个招呼,说声圣诞快乐,然后下车。

百惠,圣诞快乐。

当然,没有你的祝福,她也一样很快乐。


---【崩坏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