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20100502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夜厦门

凌晨三点

几个身材骨感胭脂涂抹外加一头黄毛的妹子袅袅路过,
我怀疑我们聊天的这桌里如果没有妹子她们会不会过来搭讪。
一个流浪汉过来讨水,把喝剩的饮料底给他拿走。
妹子看他可怜把吃剩下的蛋糕也跑去给他了。
沿着满目霓虹的街道散步,然而一点都不安静。
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路边停着成排的出租车司机插科打诨。
保安不时伸个懒腰,但偶尔也有几个站的笔直。
穿过一道道天桥---我原以为上面会有几个躺在纸板上睡觉的浪人,但似乎被警察赶走了吧。
M和kfc还在24小时敬业的开店,好在一点都不饿。
然而大部分店只是亮着摸不到的橱窗,让人出入的门早就关的死死。
那是有钱买到东西晒给别人看的一种哂笑么。
一个司机埋怨说油钱太贵,不打表跑不起啦。
然而还是有司机愿意接这游走于法律边缘偷税漏税的活的。
毕竟除了国家,这是两厢情愿的事。
油价从五块九涨到六块五啦,不过燃油费也多了一块呢。
厦门的所有上至酒店,下至柴房似乎都住满了来旅游的人。
白天环岛路的混乱扭曲已经不是平日可以想象。
司机一脸得意的说他白天拉个客人找酒店,转了一百多块钱的路费就是找不到有空房的。
有钱的人算个屁。最劳苦的大众的本事在于能让你有钱花不出去。
公寓的保安一脸和气的跟我说,同学这么晚了登记下吧。
提醒着我,是五月2号,三点二十。
我一边写一边看着上面一片名字,这一列十多个人也不过是两点半往后的。
校园里死气沉沉。啊这词不好。但的确是没有人。
偶尔几个保安带着警棍转啊转。
反正没有回去的意向,找了几个能固定相机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欠曝。后期还是要补足曝光。
温软的黄光下倘若看书,大概能看清一行有几个字。阅读大概是做不到的。
刷开铁门,甩下吱呀吱呀的声音进了楼道。
听见后面有脚步声,大概是扰了小憩的保安的清梦,下来查巡一圈吧。
哎呀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毕竟还有那么多没睡的人嘛。
一个城市的生命是二十四小时的。

夜,厦门。
---【游戏】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