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201009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dmt的比赛

经过了半个月 在放水的情况下混了个第三名 弄到一件dmp2的官方t恤外加游戏币100枚。
款式比较潮。灰底红图,加上是L号175cm,我穿会比较小。
好在体形尚算瘦,勉强能穿。比较近身。
tmd你买个xl型号的能死啊。

另,随着蓝泽光的出现,我觉得整个东北亚对妹子的审美告诉似乎是确定的158cm了,从诗织到龙葵从miku到光
这应该是一种类“完美”的妥协?
嗯有空就这个事情写一个专题好了。搜了一下没有看到与此相关的文章。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测试带密码的日志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日常系】 |

雀龙门的马甲九段了

一晚上没睡 打到早上九点

之前五十万雀士的那活动10局好调从七段升级到了八段100点左右
昨晚一直稳步好调,有上有下慢慢慢慢的到了八段600点
然后一个第二一个第一到了900点
尽管我认为接下来的这些局我打的毫无问题
可惜接着三局结果是第四第三第四回到了400点
然后连着三个第一混到了九段

于是这马甲封号w 只打友人用了

10月1日晚的车票入手,意外的在松柏长途车站上车

---【游戏】 | 留言:0 | 引用:0 |

哎哟我去折腾了一晚上

原先能用的在线规则的pac最近似乎是翻墙的人越来越多导致流量超标,几乎完全无法使用
被迫下载下来pac,下载后不知道在哪使用
测试了半天原来归根结底chrome的独立性不够,只是个二奶
关键的代理设置什么的还是在ie老大哥身上背着
乖乖滚回ie使用那下载下来的pac
虽说是下载下来的,不过暂时翻墙应该是足够的
真有需要另外添加的,一周更新一次pac好了
不管怎么说又能顺利的翻墙上网了,可喜可贺

chrome还是不够独立啊不够独立啊……

---【反动系】 | 留言:0 | 引用:0 |

一个操控概率的设定

先把提纲列出来理清一下思路.
以后看看不能就这个设定写一点什么设定.
哪怕是蛋疼的小说或者应用也好.

1 能力是操控概率。
2 只能对未发生的事件进行概率操控。
3 对发生概率超过50%(不含)的事件可以让其必然发生。
4 对发生概率低于50%(不含)的事件可以让其必然不发生。
5 对特定事件只能操控一次,且只能从34两个事件中选择一个进行操控。
6 对特定事件进行操控的时候,必须对其发生概率有足够精确的预判,精度视为上下1.5%(不含)(共计3%)的区间,本事件的发动概率若落在此区间内视为可操控的。
7 特殊的,0 50% 1 这三点为不可逾越的界限,对事件发生概率的预判不可以落在以上三点,同时精度范围也在这三点处截断(包含)且不再延伸。
8 判定并修正为不发生的事件,其发生概率其本身客观依然存在,只是在其预判精度范围内表现为不发生的状态,若该事件本身的客观概率超过其预判精度范围的一瞬间,即脱离其操控,重新回复自然状态。
9 对事件预判概率时预判失败或操控概率时选择了错误的操控意向时,将受到惩罚修正。
10 惩罚修正暂定为:各种不可预知概率的对能力者有损害的事件将连续发生。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16人单循环赛的讨论

无疑 16人是最为适合单循环赛麻将的人数之一,
1 方便分配4桌,不必轮空,
2 每个人每局的3个对手五轮后刚好可以全员都战一次。
(若是32人则与其他的31位对手至少要战11轮,且有重复)
因此制作了一个16人用的单循环表如下:总共20场比赛
本表有效的保证了每个人均必然遇到且只遇到一次其他编号的选手

16nin.jpg 

---【游戏】 | 留言:0 | 引用:0 |

友人H

毕业三个月了
我表示过很多次了
我不喜欢这学校
不喜欢这专业
不喜欢那些老师

是的,从一开始一直是这样
但那四年我过的依然还算舒心

幸运的,从小到大的宿舍里没有人抽烟
起码这让我在群居生活里能存活下去
我从没说过我的舍友吧
嗯 跟我四年同一寝室的舍友H
顺便也一路追忆一下自己的这四年

因为地域问题,入学报道的一路上看到的大部分新生/路人的身高超过我的并没有多少
所以在签名的时候看到比我还高一点的H和他父母的时候注目了一下
身为同一个系的,加上居然又在同一个宿舍,必要的寒暄是少不了的
H是江南一带人,家境不错,开学是父母远游自驾一路南下到的厦门
刚好那一路台风肆虐因此把祖国大好河山饱受蹂躏的景色也观赏了一路
报到完入住宿舍收拾好东西,也把父母送别了
我和H就一起蛋疼的从大径校区的北边转到南区,在对地图毫无概念的情况下游览了一遍学校

H有妹子。入学的时候就有了。妹子在S大学读书。算是南北一方。
我很佩服H的一点就是,他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了完全不相信异地恋的我:至少他的异地恋是存在的。
是的,他和妹子这四年来尽管小吵小闹不断,但感情是从来没有动摇过的。
如今毕业了,他们也在筹划买房结婚的问题了。

扯远了,入学军训的事情忘的差不多了,白天照常的流汗,晚上回来洗澡后休息
当时寝室里只有我1人入学买了电脑上网,H和其他2人则是无聊的看报纸看书一类。
H就会跟他妹子打电话。一打一两个小时,用着我听不懂的江南一带的口音。
顺便一提,四年过去了,我依然听不懂,只是在他用方言打电话提到我的名字的时候会有反应。
啊,那方言真的很有趣,日常的说话是一种读音,碰到专有名词又变成普通话了
比如“高等代数”“解析几何”那些都是字正腔圆的,这种切换很自然不过违和很大。
军训其实我是很偷懒的,找医院开了个假条,一路鬼混过来
连那拉练都翘掉了,在宿舍吹着空调上网看他们汗流浃背的回来排队抢着洗澡
惬意,不谈。

从外人的眼里看,H跟我这种宅/话少/猥琐的人是截然不同的,是那种模范大学生的样板
入学竞选团总支/班长什么的,最后当了什么我也忘了,总之确实是有个名分
并且H也报了工作站的文娱部,跟很多学长打成一片。
啊,抱歉,我对那些东西记忆力真的很差的,更是完全不在乎
H的成绩很好,据他自己所说是高中为了奥数学过一些大学的知识
这点我相信对起跑线是有作用的,但我认为他的成绩可以高到如此地步更主要是因为天赋。
大一的12月是棋牌大赛,当时我和他都有报名,项目似乎不同,不过我最后还是披荆斩棘横扫经院
率领数院夺得了第一名,顺便以六场不败混了个最佳起手toka,奖状毕业的时候邮寄回家去了
啊,我的项目是五子棋,他的项目是什么忘了。
所谓急流勇退真智者,从此我再也没参赛过棋牌比赛,不过在大二的时候有去帮比赛做了一次名誉裁判,这是后话。

数院在圣诞节到元旦那段时间有办过两场晚会,H有当主持人
嗯其实那晚会还同时让我发现了数院的宅女S,当时她应该是有穿女仆装的
元旦那几天H基本是天天出门和文娱部的吃饭orz
期末考试的时候,大家都是挑灯夜战,不过结果不同罢了
H全线直奔90,而我两门压线,还被老师谈心了下。
嗯 这就是差距

上半年就这么过去了。对那半年的印象确实也不深了。但这不是重点。
下半年H也带了个笔记本来了。
嗯。他也开始宅了。

话虽如此,他的宅更多接近于影视那种方面,并非像我是那种ACG的宅。
一直到大二开学,迎来一批新生,才有些值得说的事情---那下半年确实让我忘却了
记不得的事很多,不过让我改变的事情是不少。

大二的迎新H很忙,我则基本是偷懒。
评比奖学金的时候我一如既往的无视,而H就因为各种活动/职称拿到了全院第一名的国奖。
国奖啊同志们不交税的8000大洋啊。
要是一般的校园小说,自然是一群哥们开心的去大吃了一顿有说有笑。
很遗憾,我和他都不是那种人。
他了解我的,我不爱蹭别人东西,他也不是那种有钱一起花的类型。

H参加了不少社会活动,比如他自己试着卖过一次馅饼。就是鼓浪屿的那种普通馅饼。
有这么多系里的同学捧场,卖出去了大半,应该是不赔不赚的。
顺便一提,我一个都没有买。
我很感激他理解我的性格,不会因此而心生芥蒂。
朋友是真的朋友,不需要的东西是真的不需要,这不意味着友谊有任何问题。

所以我很感慨,有个理解自己的人真好。

大二的孩子们朝气十足,跟他们不少人玩的蛮开心的。比如一起出去吃烧烤K歌通宵帮人表白什么的
顺便一提,我和H的cet4都是第一次过,第二次的cet6刚好是在和那群孩子喝酒通宵后的第二天
我们早上八点回来,我定了个闹铃,睡到两点起床去考试过了
而H没起来于是考的是第三次……
嗯,那几个孩子现在也是大四的时候了,希望能像我一样顺利毕业吧。
不,应该是一定可以的吧,如我都能顺利毕业…………

按理说H的生活到这里而言,应该是很普通的模范生,有职位,拿国奖,成绩好,个子高,有妹子,还报名了学校的经济双学位,标准一个成功人士。

嗯如果说H的大学四年的转折点,应该就发生在这里了
08年的3月。大二后半年。
我去参加了在南京举办的天津牌王赛。不要吐槽地名和名字了。
特别感谢一下当地人学妹C开学送给我的南京地图。
成绩并不理想,回来也简单的写了战报了。
重点是,这一趟旅行打破了那个宅的平衡点。

当时适逢一款3d的网络国标麻将G的出现,H看我玩的兴起,自己也来学习了下。
以H的天赋秉义,加上他本地麻将的规则和国标的相似度,掌握学习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和他基本已经能在那平台上小杀四方了。
这个时候那平台倒掉了。于是他寻找到了另外一个商业麻将游戏Q。
Q这游戏虽然玩是免费,但筹码可是用真金白银买的点卡。
H在玩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他家乡的人,大呼没早找到组织之类。
赢的时候赚的筹码可以卖给别人的,从此H走上了网络销售的路。
当然,他沉迷的比较晚,所以大二他的成绩依然出众。虽然不是第一也是可以拿一等奖学金的。不交税的2000啊!
我自然还是恬然自得不计较,当然也计较不来。
顺便一提,我大二放弃了两门选修课,挂科一门。

大二升学大三会搬到本部……去你妈的,是海韵大学去。
我和H都选择了计数系,这是个很小众的系,系里只有20人左右。
虽然直到毕业我也没感觉出我和应数系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因为搬家时间突然变更,我暑假回家的机票早已买好,因此我无奈(同时窃喜省力)的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箱子委托各位舍友和朋友搬运
真的感谢把我的那堆很沉的书和被褥等东西运上四楼的朋友们。仅仅一顿饭不能表达我的感激。

说到回家,我想起了几个细节
那几个细节夏天还是冬天已经记不得了,总之都是赶早上的交通回家过假期。
一是H的火车是不到九点的 他起床已经是七点半了,于是我也很着急的帮他拎箱子打车一直送到码头
所幸那次他到了厦门岛上后打车到站一切顺利。
二是某一次我起床把他叫起来后因为赶时间就先走了
排队了好久,终于坐在去岛上的客船上。我担心他又睡过去就打了个电话。
他说他已经到了岛上了。
嗯总之当时我诧异莫名,明明我起的比你早走的比你早还排了那么久的队。
H说他是坐运货的滚装船过来的。那个不用排队。
毫不夸张的说,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我和他的距离的遥远,仿佛看到了他未来的光明前途。
能找到最省事的路的那种差距,我还远远比不上。

之前说过H是有职位的人,因此搬家后的新宿舍名单表是他安排的。
拖他的福,我们把别人四个四个安排好了,最后剩下我们两个边角余料安排了一个宿舍。
因此事实上有个空床可以堆行李放杂物,除了电费平摊会多一点钱以外,其他是很舒适的环境。
整个大三就是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中度过的。

当然,这种恬然的环境毫无疑问的
会让人更宅

说起来,这种宿舍的环境有时候会很可怕。
大三的五月份H去北方看女朋友玩了半个月。
那半个月我一个人不出门的后果是:我发现自己的语言能力下降了。
是的,想到什么东西说出来居然会感到有些费力。
这真的很可怕。

H终于彻底的被我感化了。变成了教室食堂不见人影一族。
基本上是一起叫个外卖,偶尔一起去超市买点吃的回去继续宅。
两个人一起宅在宿舍的那种和谐的环境不知道怎么描述。互不影响,心有灵犀的宅?
总之那一年很多同学见到我们两个的时候都很惊讶的问你们还活着的啊。
至于考前的突击什么的,H总是比我更有逻辑更有效率,而且更有成绩
整个大三我挂科五门,他只挂了一门而已。

H的网络销售范围从麻将的筹码扩展到了更多的网游,点卡货币宠物一类的。
但他玩网游是为了利益最大化而玩,这和单纯的消费沉迷当然是不同的。
我并不是一个爱打探隐私的人,不过以他大二大三的沉迷网络销售而言,我认为他赚出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是毫无压力的。

大三的寒假我没有回家。寒假过短路费太贵。
因此在大年三十的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火车站旁二楼的麦当劳的靠窗的位置,点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从那咖啡袅袅升起的雾里面,看着火车站外看不到头的买票队伍
看着人们归心似箭的扭曲的脸 队伍慢慢彳亍的丑态
心里莫名浮现了一股优越感与满足感
学校发了过年三天的用餐券。可惜不是红包没法折现。不过还是可以用来买东西的。
此外,年夜饭也做的很用心,一桌大概是800元的标准,还有两瓶红酒。
我带回去了一瓶红酒企图独酌,可惜开瓶器不给力,开了半小时才弄开已经没心情品酒了。
也有想过用来洗头,后来作罢。

然后就大四了。
那一批孩子们也回来海韵大学了。
我们的宿舍因为调配原因被弄到了三楼,好在从四楼搬到三楼不会太麻烦,这是万幸。
宿舍里新住了两个人,外系的,似乎是留级的。
我没有多追问,H也没有,事实上是一直到我毕业,我都不知道那两个外系的人的名字是什么。
是的,不一起考试,不一起上课,不一起吃饭,知道他们的名字又有什么用呢?

虽然我很担心我那需要重修的五科,但嘴巴很硬身体还是很老实的一如既往。
H的生意则更是渐渐从网上转到了生活中,经常会因为女朋友/生意而出门几天。
好在那两个外系的也是人畜无害的宅。半夜上网带耳机不吵人,这就是很合格的大学生了不是么。
因此生活也在四平八稳的继续着。
在翘课的缝隙中,打印几分个人简历,一起去招聘会投东西,同时感慨数学的就业狭窄。
不过H因为有双学历的优势,我倒是觉得他比我的情况好很多。

我本以为大三挂的科目大四重修也就看个大四的面子,凑合凑合给过了
显然我低估了数院老师的良心。
说挂就挂。
打电话给老师埋怨,老师说啊你们毕业前似乎有一次考试的机会的云云
话虽如此,我确实是做好读大五的思想准备了。

嗯题外话,既然说到数院的老师我也吐槽两句
大前提是没错的,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学生
不写作业不上课,考前抱佛脚企图不挂科,这本身就是天方夜谭没错
但老师们的形形色色真的是突破天际的钻头
案例1:某性格较为恶劣的讲师A,从教30年,抱怨社会抱怨制度,对学生大骂毫不留情
好在他很爱面子,对自己的学生最后还是放了不少。
案例2:某为人正直认真的副院长B,某科目考完,给我的成绩是1分。
1分。1分。老师您行行好,给我个0分成么?我求您了。
案例3:某为人圆润的……忘了职称了C,大二某科目,5x分挂了一片人。
于是大三滚回漳州重修,又5x分挂了一片重修的,这两者都有我
要不是毕业清考过了……擦
案例4:某满脸温和笑容的D,大三某科目笑容满面,说出题不难等等
考试的时候感觉确实也不错,没60也有50分。
出来给了我3x分。
我认为他的善之处是不是怕我看见5x分挂掉心里不平衡,于是给我写3x分让我死的比较安心啊?
案例5:某年轻教授E,大四某科目完全不会,胡诹写满。
老师您是好人,最后给我过了。
案例6:某教授F,考前跟他电话聊天想求透题,一聊聊了很久,最后跟我说“永远不要让你的孩子学数学”
这是真的好人
案例7:某教授G,大四某1学分的科目,我放弃了,没去上课,没去考试。
最后给过了。啊。我顿时沐浴在了数学的阳光中。

我是以为毕业清考是七月份的事情,所以还在想怎么能把毕业论文拖的晚一点做。
不料提前到五月份了,五月下旬就考。fml。
更不料的是这消息是五月中旬才通知我的,我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离考试就只有一周了。
之前说了,H也有挂一门,因此他也要清考掉这一门。嗯相对的,我是七门。
不过H此时此刻人不在厦门,是在他老爸联系的单位里实习,
打电话跟他说了考试时间安排,他淡定的说跟他的驾照考试时间撞了……不过当然还是考试为重

H挂的那科我自然也有挂,因此我那科的复习就委托给他了
于是我加紧悉心收拾剩下的科目,看到头疼也没掌握多少
这时候又来个好消息,之前我以为是6月10日答辩,还刚好吐槽是我生日
下来消息更正,毕业论文答辩最晚是6月10日,最早五月底就开始。
我了个操我了个操这jb是什么鸟事情。
总之五月的后半个月,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天天从早忙到晚还要赶毕业论文。
不过熬过来了对那段事情也不想回忆太多了
衷心感谢为我的论文提供了莫大帮助照顾,几乎是完成主要核心部分的W老师。没有您我的毕业论文一定会惨死。
最后我的论文答辩日期是6月5日,最晚的一批,H是6月3日,还比我早解脱了两天。

还是说五月底的毕业清考吧。
所谓清考,就是从大一到大四的所有必修课都重新考一次,挂了的人参加。
如果是选修课学分不够神都救不了,好在应数的很多必修课对我们而言是选修课,可以考了凑学分用。
我因为科目众多,不过都是大三后的,因此考试时间相对较晚。
于是很紧张的咨询考前面几天科目的同学,考试情况如何,题难不难之类。
同学表示监考老师大大的没有,就教秘一个上网,你们该干啥干啥不要出声不要走动,没了
简单的说,就是“还保持一个考试的形式”这样
到了考场发现真的是这样…于是用手机搜题,拍照发同学求助…
系内的同学也表现的非常团结,一人有答案,全班共同分享互助。
所以H跟单位请假从家里回来的时候,我跟他描述了一下他还有点不太放心,我说别担心到考场你就知道了
结果好,一切都好,我的七科全部补上了,H也给他的那一科以及双学位的毕业论文做了个了结。

我答辩的比H晚,下午答辩完了出来,我才恍惚着走在西边社的路上,这一切都结束了?
回去找H一起出去吃M的学生半价,买了东西打包打车回来吃,潜意识里是想享受这作为学生的最后的福利吧?
那几天适逢世界杯开幕,我和H是结结实实吃了几天买了打包回来的半价M大半夜看球,不亦乐乎。
答辩完后整个六月都是一个无比奢华的假期
拍毕业照那天我和H因为身高接近也刚好站在一起
穿着学士服被滂沱大雨淋成那个鸟样,真是世上最差劲的大学生了吧,笑。
晚上是学院的欢送宴,大丰园的菜一如既往的难吃,还好去的人基本只是喝酒聊天去了吧
又是老样子,我和H都没有喝醉,H和几个同学去K歌了,我回宿舍去上网。
这样子似乎完全不搭调的行为,但的确是真的朋友,会有人理解么。

六月底的毕业典礼,H在宿舍睡觉,我去围观了下校长大人的讲话,以及数院的T教授作为教师代表的吐槽(哎哟我去真有面子)
那天阳光很美好,洒下一片灿烂,如果无视空气令人窒息的湿度的话是一副很浪漫的情景。
毕业典礼的第二天,我和H去领毕业证,学位证等一群东西。
H之前因为回家过几次,每次都分批带回去一点东西,行李书籍已经所剩不多了,打包邮寄回家了。
我也收拾了一下本身就不多的书和衣服,把宿舍弄的一片空荡。
H是跟单位请假回来收拾毕业的,自然毕业后要拿着三方协议和毕业证回去转正。
而我打算暂时滞留在厦门,依然以一个无业游民的待业毕业生的身份。
我说H你几号走,他说3号。
我说好我送你,他说好。

我2号联系到了校外住的房子。回来帮忙H收拾完东西,基本不剩下什么了。
我说H啊,你那个洗衣服的盆和桶就给我吧,我租房子的时候带过去。
他说好
你那个被子不带走么,给我当褥子吧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七点
咱们晚上五点出门吧,在机场吃


7月3号又是一个懒觉,起床了照例上网,下午五点出门,旅游二线到火车站再打车到机场
---是这么准备的没错
等车的时候H把笔记本忘在某个车筐里忘记拿了
于是在五点这个出租车这个交接班最烦人打不到车的时候
硬生生的找了15分钟找到一辆打车打回来现场
还好街边的卖点老板看到了保管了下,确认无误后物归原主,H给了老板100元答谢。
真是幸运,在这种人流量的地方没有丢失。
我说操你是多2b啊,在这鸟地方的最后一趟就是这种回忆
又打车回机场,一来一回也快80块钱了,好在财物没丢就是万幸。
时间也没耽误,飞机晚点到了八点多,到的时候才六点出头
在机场H买了点KFC,坐着一边吃一边聊天。
嗯,聊天到了七点
H站起来说我先进候机室吧。
于是帮他拎箱子上三楼看着他过安检。
过了。
于是他回过头来挥挥手说行了甭送了,以后肯定还会再见面的。
我说嗯一路顺风。
我也扭头走了。

下次见面大概是H结婚的时候了吧……大概……

我和H不是那种像起点校园小说一样的出生入死的哥们
不是那种有着各种各样奇妙冒险npc事件发生的哥们
不是那种一起喝酒喝到酩酊大醉两人一边哭一边笑的哥们
不是那种大吵一架过后关系反而更铁的哥们
是那种从入学到毕业从没任何争执吵架过的哥们
是那种互相完全了解彼此性格,做事情不用解释的哥们
是那种很快乐,很平淡的一起宅,代帮叫外卖,一起串牌的哥们
是那种我手把手教他打牌骂他2b吐槽不停的那种哥们

我和H没有一起出去喝酒过,更没有喝醉过
我和H几乎没有互相请过吃饭,更没有借过钱
我和H上网,打游戏的范围和目的没有交集
我和H的成绩事业,人脉好友也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别人看起来也许很不屑,这样的人也叫哥们?朋友都算不上吧。
是的,我都没法反驳。看起来没什么共同点的人就是这样一起度过了平淡的四年
这四年能有个这么知心的哥们真好。

谨以这段回忆纪念跟H在人生中的交集
纪念我的17到21岁
纪念我这四年遗忘在东南一隅的最美好的时光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我要成为这五十万人的顶点啊!

我能做到吗?

我肯定的是,这是目前的我的极限了,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不管结果如何,哪怕被封号,我也无怨无悔!

 
---【游戏】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