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20120610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23岁这一年

出门点了自己爱吃的薯条山,好在消费不是特高,可以接受,算是实现了一个夙愿。
想了想自己的这一年除了变动就是变动,真的没什么好总结的,要看流水帐的话之前一天不差的日志看个一年也足够了解的七七八八。

我一直对厦门这城市的印象不错,这是在去了沿海一片城市后得出的结论,如今搬到苏州后更加认同了。

这一年的中国戾气不断,民主事业大幅受挫,事实上,濒临掌权者换届的这一年,为了保证自己留下的摊子口碑不是太烂,掌权者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把维稳放在了第一位,动用了往年数倍的力量。
从种种事件后一次又一次的封口令来看,这个国家的未来令人绝望,看不到什么光明。

我经常自嘲一般的说,自己一脸移民倾向,这辈子是出不去国了。
事实看来也确实如此,这完全符合政党守护论观点的人们所不齿的:你们这群废物,完全是因为过不上好日子,又懒又怨天尤人,恶性循环,在国内混不下去只能打打嘴炮。
他们还说,你们应该提升自己的素质改变自己,太平洋又没加盖。
他们说,没有土共你以为你的日子就会变得更好么。
最后他们挺直了腰板,说我爱国我敢站出来说话,你们这群背地放冷枪还匿名的都是一群心理阴暗的反动分子。

啊啊,我无言以对,无颜以对。
我以前有过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想。
我认为既然是梦想就不应该告诉任何人。
我现在还是那么想的。
试试看吧,那些梦想还剩下多少,还可能实现多少,还能实现多少。
即使真的实现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你的梦想的。

不说出来的最大的好处是,就算它死了也不是笑话,依然可以盖着光环告老还乡。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