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201208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小白鼠和毒药

题目并非原创
今天上班看到的一道好题,
略作改动叙述如下:

有六只实验用小白鼠,八瓶水,
已知其中有两瓶中混有毒药,
小白鼠饮用后24小时内会病发身亡。

希望能找到一种解决方案,
能通过让小白鼠饮水的实验,
在24小时后判断出哪两瓶混有毒药
(换言之题目并不允许确定实验后小白鼠的存活再喂饲其他样本水)

这题只是在传统的类天平称球的二分法之上加入了第二个元素,
立刻让整个题目晋升到了一个新境界。
可惜对于生物数和样本数值较大的时候,
靠谱的下界以及解决方案似乎都是计算机穷举寻找的,
这令我有点不满……
大概结论会是很美妙的。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N1初试败走

好,95分没过,
估分和准确率果然毫无参考价值。
估分估到125有个蛋用,mlgb。
这是人和人的level之间的战斗,
我下等所以我败了。

十二月再见。
---【日本语】 | 留言:0 | 引用:0 |

俩影评

一是林间小屋
一个反恐怖片的吐槽恐怖片
看的时候的各种超展开很舒服,然则剧情安排还是有点节奏不快,最后的特效不错。
一是frozen,似乎翻译成冰冻36小时啥的。
几个新人演员(大概是)可圈可点。
影片渲染的绝望感也挺到位,起码足够让人不快了。

总评,林间小屋7.2分。
frozen6.1分。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啊 还是数学

再深入的挖掘一下自我,
我认为我希望传扬到的并非数学的实用性,泛用性,
也不是超越时代的先见性,
更不是对称简洁一类的美感
——不是谁人都能感觉到美感,
何况美感对数学来说意义并不大。

我希望能传递到的是数学的乐趣啊,
正是因为我心中的这份乐趣被粉碎掉了,
我才更想保护住别人的那份原始的好奇心。
就上一条的美感而言,
有时候简单的一行字带来的震撼是可以贯穿数百年的时光的,
“人人都想用的东西”费尽心血才可以变成“人人都随手可用的工具”。
比如“满足X^3+Y^3+Z^3=0的整数组X,Y,Z并不存在”,
为什么呢,








“由费马大定理,QED”。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啊,还是数学。

我对于数学的态度是很复杂且矛盾的:

一方面不希望败坏年轻人的兴趣,
让他们的大学之前对数学的狂热在日后的枯燥的点技能树的过程中被消磨掉,
这点上甚至会阻止他们学数学;

另一方面又见不得有人用冗杂的文字混乱的逻辑把数学的美感肢解的支离破碎,
遇到被这种人传教吓退的孩子又想回复治疗他们的兴趣…

总体上,我想让数学的美传承下去,而不是痛苦
这是我的一个期望。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流程图

这他妈的是啥谁做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似乎很符合逻辑……


的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死亡

我有模糊的印象的记事,大概是在三四岁。
我有清晰的记忆,应该是六七岁以后的事情了。
四岁多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姥姥六十多岁。

那时我第一次知道死亡的概念。
我很害怕啊,死亡就是再也见不到了啊。
我很担心姥姥会死掉啊,那是我的亲人啊。
很怕啊,很害怕啊,我不想他们死啊。
这种抑郁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忘了。

然后我妈就教育我说,
这个世界上离了谁都能活,
没有人是非存在不可的,
就算只有一个人也一定可以活下去。

我挺感谢我妈的。
这句话我受用了一辈子。
那些路人,那些朋友,那些亲人,他们的死亡无非是我生命中的一道风景。
区别无非是有没有值得我扭头一瞥的价值罢了。
他们无非是我生命中的附属品。
有的话也许会添色不少,
没有的话大概就是小吃摊里“今晚的面卖完了,改成饭对付一下吧”这种程度的打乱计划。

啊,一旦我死掉了。
他们的生死存亡活跃辉煌就真的毫无意义了呀。
为了他们可怜的微不足道的生命价值。
我也要努力活下去才行呢。
毕竟,他们可依赖的,就只有我一人了。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你是无神论者还是不可知论者?

就宗教信仰方面严格的站一下队的话,
坦白说我是一个伪装成不可知论者的无神论者。
一个不可知论的身份便于和其他立场的人日常交流,
但所谓“神经病的感觉是相互的”,
我面对宗教的悲天悯人的同情优越感仿佛是在看没进化完全的下等生物,
估计在对面看来也差不多。
他们只知道没有圣诞老人塞袜子,
仅此而已。

真的。宗教信仰的人都是傻逼,纯的。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