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意外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意外

我的确没有想到,
我从小到大一直受教育的过程中,
令我认为是家里思想最开放的母亲,
居然是我过年带小黎回家的介意者。

我小时起,
母亲就一直灌输我流行音乐,打耳洞,纹身等亚文化,
在她不知道我有女朋友前,
她也经常说一些你带女生回家我不介意之类的话。

然而当对面站着的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家庭时,她畏惧了。
她畏惧了舆论压力?她畏惧的是女生的未来?

我并不怀疑我坚持的东西她会听从这一点,
事实上,相对于母亲的压力,我更在意的是姥姥的压力。
我不想令家里出现任何不快的缝隙,
我不想让我回去的时候令任何人尴尬,
甚至出现出去住这种大过年时不应有的事情。

我跟小黎说,你问好家里的意见,选择什么都好,这边的压力我担着。
跟母亲转述这些话的时候,她笑了,说你有个头的压力啊。
我也笑了,但是没说什么。

我的压力不比你们来的小,真的,各种意义上的。

没有恶意的矛盾,这就是有代沟的女性之间的关系的原罪么?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操蛋的SEGA | 主页 | 20130127苏州淮海路雀庄战报>>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