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天凤的故事之《耗子》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天凤的故事之《耗子》

声明:本文的撰写过程中涉及到的所有人物和剧情皆为虚构,名为耗子只是因为比较熟识,方便开玩笑。本文为吐槽文,无任何恶意性的描述与指代,请勿对号入座。

==================================================
耗子

天凤麻雀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中好几排战场,场子里面满是预约的人,可以随时开打。打牌的人,傍午傍晚下了班,每每花四十块钱,买一个月有料,——这是两个月前的事,现在一个月三十五块就够了,——预约着右三,一边等一边看群;倘肯人多一些,便可以约上二三好友,或者随便叫几个路人,直接去开黑了,如果逢年过节,那就能组织一场屌丝杯,但参赛的人,多是有妹子的,大抵只是混个参与。只有拿冠军的,才能拿下一月有料的奖品,开着Win版,慢慢的观战。

  我从几年前起,便听说了天凤的大名,别人说,东风庄不错,就是注册起来麻烦,还是去打天凤罢。手里的MFC,虽然战了很久,但杂七杂八的牌操作也不少。比如说打上个七八百局,都不见一次九种九牌。又有人说雀三国无双不错,一试过才知:这肏蛋的牌操下,六旬不点炮都很为难。所以思前想后,我便放弃了单机游戏。幸亏天凤还算基本无料,勉强可玩,便随便打了一打试试看。

  我从此每天去天凤泡上一小时,就这么挂着。虽然也有观战,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段位高一点的都是缩逼,连一个开杠的都没有,教人活泼不得;只有耗子打牌的时候,才可以爽几下,所以至今还记得。

  耗子是四段而R不满1800的唯一的人。他的ID很猥琐;成日鏖战,连对率却从未高过2.5;出铳率也在十七八。观战用的虽然是有料,可是打牌却是Flash版,似乎从没充值过,也没有Applocate。他打牌的时候,总是先打中张,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ID含鼠字,别人便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耗子。耗子一上线,所有打牌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耗子,你最近R又掉了!”他不回答,在群里说,“右四开黑,有人没有。”便发了个咸湿哭的表情。他们又故意的队形,“你最近又被豪日了吧!”耗子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观战看你AL被炸庄,二位掉四位。”耗子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不调不能算被日……不调!……谁都有的事,能算被日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大数原则”,什么“正态分布”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耗子原来是个学生,但终于还没毕业,又没有打工;于是愈过愈穷,弄到打不起有料了。幸而不花钱也可以打牌,便用Flash版玩一玩,打发一下时间。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跟人对日。对日不到几天,便连段位和R,一齐掉下去。如是几次,连去特上的资格也没有了。耗子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找人开黑的事情。但他在我们群里,毅力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放弃;虽然间或掉会二段,暂时找新人打,但不出一月,定然升回四段,又跟群里的人战。

  耗子打了两个二位,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耗子,你当真去过特上么?”耗子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R都不够呢?”耗子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拉格朗日中值定理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黑耗子,S是决不责备的。而且S见了耗子,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耗子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对峙,便只好向群员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打过天凤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打过天凤,……我便考你一考。70符2番的牌,多少点的?”我想,鶸逼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关了窗口,不再理会。耗子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算罢?……我教给你,记着!算点应该学会。将来打上级的时候,AL要用。”我暗想上级人人都能打,而且点数又有电脑去算;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4500点么?”耗子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发着咸湿哭,点头说,“对呀对呀!……听23P有四种牌型,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改了离开状态。耗子刚变为正在输入,想打答案,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发了个咸湿哭,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隔壁群听得传闻,也赶热闹,围住了耗子。他便和他们开黑,一人一局。他们吃完PT,仍然不散,要继续战。耗子着了慌,关了天凤网页,群里刷屏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又上线看一看PT,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开黑的都在笑声里撤了。

  耗子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情人节前的两三天,S正在慢慢的点名,列好踢人名单,忽然说,“耗子长久没上线了。是不是有妹子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打牌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不玩了。”S说,“哦!”“他总仍旧是输。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跟人通宵开黑。开黑的东西,通宵得起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烧鸡,后来是被人自摸,打了大半夜,连吃了好几个四位。”“后来呢?”“后来掉初段了。”“掉初段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删号不玩了。”S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飞点名不到的人。

  情人节之后,到了毕业季的时节,看看炎炎烈日;我整天的吹着风扇,也须开空调了。一天的下半天,群里没有一个人打牌,我正看着AV。忽然间听得群里有人说话,“开黑不。”这字虽然极小,却很眼熟。又没人搭理。往聊天记录一翻,那耗子便发了咸湿哭在等着。他咸湿哭的表情换了版本,已经没有圆脸;换成了个高丽棒子,一脸讪笑,两行清泪,不知是喜是悲;见了我,又说道,“开黑不。”S也出来看看,一面说,“耗子么?你是不是有妹子了!”耗子很颓唐的答道,“这……我还单身呢。咱们打牌就好,私事勿谈。”S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耗子,你最近又被豪日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被豪日,怎么掉到初段?”耗子低声说道,“掉线,掉,掉……”他的眼色,很像恳求S,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S都笑了。我开了天凤,点去右四,等了他半分钟。他预约好了,便开始打,见他已经是一级,原来他便用这个号在上级打的。不一会,他吃了四位,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从群里消失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耗子。到了圣诞节,S一边飞人一边说,“耗子一定有妹子了!”到第二年的情人节,又说“耗子一定有妹子了!”到七夕可是没有说,再到过年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耗子的确不玩了。

---【游戏】 | 留言:0 | 引用:0 |
<<WTF我2月4567号四天居然都没有写日志么 | 主页 | 棒球小知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