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阿知贺的盖棺定论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阿知贺的盖棺定论

本文为转载,转载者表示认同本文作者的观点
原文地址为:http://tieba.baidu.com/p/2199064938
作者:chaostar

阿知贺队

谈起阿知贺,有两层意思,一是外传阿知贺篇,二是阿知贺队。在这一节里,指的是后者。既然这是外传主角,那么评论外传自然要从这支队伍开始。

阿知贺这个队伍,最早出现是一个剪影。由于剪影一向时髦值比较高,所以在当初我是对这一队抱了很大期待的(当时还不知道叫阿知贺队),尤其是提到教练跟小锻治有交集,更增加了我对这队的兴趣。

参考本篇,清澄鹤贺都是无名队(龙门,去年也是无名队,拿到了县冠军),分别击败了天龙裾花这样的强队进入决赛,所以到了全国大赛再来这么一个队伍打败传统强队,也无不可,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所以说,在“不考虑其他任何情况”的前提下,阿知贺进决赛,没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外传,那么我们所见到的是什么情况?一支队伍,有“黑历史”,半决赛力压白糸台千里山进入决赛。县大会上,鹤贺的时髦值多高,你再乘个全国系数,就是阿知贺的时髦值。

请注意,这是“如果没有外传”的前提下,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之前阿知贺晋级的过程都是脑补。无论你补的坏还是好,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唯一能够确定的,官方的,不可质疑的,就是“阿知贺力压白糸台千里山进入决赛”。所谓胳膊再粗拧不过大腿,这些官方信息可以轻松压倒一切脑补。

好,好话说完,下面该是阿蜜不喜欢听的坏话了。


外传一出,增加了许多“确定的,官方的,不可质疑的”信息。脑补不足以和官方信息抗衡,但官方信息是可以和官方信息抗衡的。这正是问题所在。外传的问题出在哪?看过FATE系列的可能知道,故事里的圣杯是万能许愿机,可是它的万能都是以毁灭的角度去达成愿望:比如你希望世界上没有战争,那么圣杯就会把所有人类都毁灭,于是,战争毫无疑问是消失了,后果呢?更严重更可怕了。外传的感觉是类似的,也就是说,为了达成某些特定的目的,采取了最糟糕的处理方式。

玄是必然要拿出来说的。对于玄的定位如何?外传里写的很清楚,(在最开始的时候)是阿知贺最强。到了后来,直到遇到千里山之前,也一直是阿的主力输出。更何况宝牌这个特技本来就是虐菜型的,前期她的定位,是阿知贺队的强者(即使不是最强)。但是,请注意但是,在刚登场的时候,她以烧鸡结束全场(和表示打了全场没见宝牌,证明玄全场没露过牌面,所以说明她根本没和过,最后一场还点了炮,等于是全场烧鸡)。很明显这是一个顾头不顾腚的表现方法。

再比如对照的比赛。以前经常有争论,说在对抗照的时候,怜的三巡,好棒的抵抗,玄的控宝,究竟谁的功劳大。原先来讲,我说玄只有一成你说占了1/3,本来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真要凿起来我也很难说那差的20%+究竟是差在哪些点上。结果外传是如何处理的呢?玄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表示,你们说的啥啊?是,这样天然,这样萌,但等于官方把玄的功绩抹杀掉,因为这跟她主观努力方向完全没关系。还记得本篇个人战时候三家联合封杀SAKI的情节么?三家在联手的时候,是有默契的。相比之下,外传的表现方式,绝对是属于丢了西瓜去捡芝麻。

不过请注意,虽然玄在牌桌上表现很糟糕,但从文学角度来看,她是阿知贺队描写的最成功的角色,后面会详细解说。

我很早以前说过一个观点,阿知贺二轮被千里山拉开10万分,结果到了半决赛反而压制白糸台,淘汰千里山,这是外传最大的硬伤:此后无论怎么写,都写不出合理的后续了。很多人看我这话不舒服,那我换个角度:能跟白糸台千里山对抗不落下风的队伍,很难想象单独面对千里山的时候,会被拉开10万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舒服点。总而言之,二轮跟半决赛,冲突太大,要么是二轮有问题,要么是半决赛有问题。当然了,有人会拿现实生活中德国对匈牙利,先惨败后大胜的例子。但是请注意,不是现实有什么,作品就能写什么。这又不是日记或者记事,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艺术可以在预料之外,但一定要在情理之中。说白了,是有默认的“行规”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你敢在推理小说里拿双生子做不在场证明么?

有人说,跟千里山差10万全丢在先锋了。那么好,我还可以说,对晚成赢的也全赢在先锋了。抛开先锋可能阿知贺可能还压根出不了奈良呢。阿知贺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凭什么要把先锋排除在外考虑?更何况,即使把问题缩小到先锋战,有什么必要,去把玄怜的差距拉开到9万多?反正之后的比赛也基本是略写,调整点数好办的很。

再比如阿知贺的练习赛。我曾经说过,除了全国半决赛,最能体现阿知贺水平的一场比赛,就是击败三个牧。为什么这么讲?三个牧是北大坂二位,阿能击败三个牧,表示阿放在大坂有三甲实力。大坂队伍是长野三倍以上,所以简单粗暴地讲,全大坂三位的地位,超过了一般县的头名。但是外传偏偏为了体现荒川的实力,来了这么一句:我们虽然赢了三个牧,但荒川我们打不过。这给人一个印象:三个牧是个一人队。大家都知道,一人队普遍没什么出息,当初高远原有冠军在连首轮都过不了。但实际上,三个牧就算真的是一人队,也是北大坂二位的一人队。更何况,如果队内只有一个人突出就称其为一人队的话,清澄龙门甚至白糸台,都是一人队了。说句俗点的话,你不那么说三个牧会死啊?

每个问题单看可能并不大,但所有问题都这么来表现,结果就是把阿知贺的实力生生给降低了。

至于赤土的问题,只能说,这上帝视角太可怕,不但可怕在看一个细节就能推出全貌,还可怕在对千里山不闻不问,专心思考白糸台的弱点,似乎已经知道不论最后比分如何胶着如何危险,阿知贺都必然晋级。这就基本等于,我就把你写进决赛,你有什么办法?


2,外挂

外挂不算什么,金庸里全是外挂,不照样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么?谁会说,因为萧峰郭靖开外挂,所以天龙射雕不好看么?更进一步,西游记里开挂更厉害,你怎么不去说不科学呢?

首先明确一点,大家都有挂,有人挂强,有人弱,有些人相当。在我们关注SAKI,衣等人的神进张与强力外挂的时候,请注意猫有过两次役满听牌,由美也有两次役满的一向听。大家都有强运,那么比的就是对各自技能的理解。正是这种对抗,才造就了本篇的精彩性。SAKI为什么会被由美抢杠?原因在这里,由美事先看过牌谱,SAKI几乎不副露,但杠的概率很高。所以当她碰的时候,由美意识到,SAKI即将要开杠,所以才特意准备出听抢杠的牌型。这就是本篇的精彩之处。

为什么很多人说,到了最后大将战,外挂简单粗暴?也有人反驳,岭上海底也简单粗暴。这个没错,纠结到挂的本身,都是简单粗暴的。但挂的使用,才是体现出剧情的地方。换句话说,如果你进攻的挂只能和牌,防守的挂只能让别人和不了牌,那你这挂是简单粗暴的。SAKI的岭上,能给自己和牌,能给别人杠宝牌,能给人送役送番,能改变牌型迷惑对手。这才是她厉害的地方。更夸张的挂如渣和,起手十三面不是立直而是九牌流掉;大三元暗杠拆掉去换包牌直击,这些都是对“挂”对强运的利用,并没有因为场场役满牌影响到故事的精彩性。

而外传。。。其实所有的和牌基本都是,我有挂我怕谁,比如,你有二倍,我就让你一把,等你没挂了,我再W立(本篇当中,这类和牌也有,但全是铺垫,比如大将战决赛开始的时候,SAKI两局岭上,和的点数也不算大,没什么理由,但导致了他家的警惕,引出了之后真正精彩的抢杠。),和牌就是和牌,没有前因,没有后续,就是孤立地和一局牌。真正比较有对抗感觉的,可能只有照靠杠来迫使玄放铳一局。前文所说,玄是外传描写上最成功的角色,原因也就在此,无论是前期的大分数进帐,还是后期的牌型被限制,有好有坏,都是跟宝牌密切相关的。

次锋战里,宥的闪避,闪的是挺漂亮,但请注意,她的挂不叫闪避,她的挂叫暖牌。她成功对抗堇,不是因为她有效地利用暖牌来达成特定的牌型或者限制对手的特定牌型(对比一下本篇,饼的强运受到被错开牌的影响,真子在面对新手时的窘迫,久的恶听在针对常规思维时的效果,和的永远不信邪,SAKI对杠出神入化的应用,所有人的表现,所有的牌局,都跟自己的风格,特技有关),而是因为事先得知堇的技能。这里可以看出,就连她这个挂本身,都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个暖牌除了映衬前期她多穿衣服来卖萌,没有任何实质的作用。换句话说,你把宥的挂从“暖牌”换成“冷牌”,或者干脆去掉,不用对剧情做任何其他的改变。类似的还有灼,不用保龄球当噱头,对其他人有多大影响?外传里很多的“挂”,只是单纯的“挂”,这是简单粗暴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外传的挂不具备可复用性。如果你看某个作品,里面人物需要了就来,不需要了就不写了,你肯定觉得这小说没水平。天麻中我们屡屡的惊喜,很可能就是“诶,这不是前面提到的某个人/事么?”,这就是伏笔,这就是人物的可复用性。挂同样要有可复用性,本篇清澄做的就很好(配角可以相当程度地用完就丢,主角不能这么干),所有人在所有轮的所有表现,无论好,坏,中庸,都跟自己的技能有关。而外传的挂,几乎不敢重复使用,为什么?没有那么多情节可供这些挂无矛盾地复用。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技能,通俗地讲,就叫简单粗暴,就叫乱开主角光环。


3,人物刻画

本篇跟外传很大的区别就是,除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虐菜,否则基本都是你来我往。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大家的水平评价都很高。

想必类似于长野县都有全国四强级实力的言论,大家应该都看过,也有一些人认为,长野除了两个魔物以外,福久由和这一系列的人,在全国都能排到顶级。总而言之一句话,长野强的不象话。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呢?就是本篇县大会对人物塑造的成功,胜者可喜,败者犹荣。其实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麻将是个零和博弈:总分是一定的,我赢多少你就要输多少。但通过巧妙的描述手法与情节设计,我们反而在长野诸人身上都感受到了一股强者的气息:SAKI跟衣那是魔物档次的选手,有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而能跟她们对抗的由美,评价也水涨船高。就算是最惨的猫,我们也通过她的数满和四暗单骑弃和来感受到她的决心,觉得此姝将来必成大器。再比如,全国二轮的久,被虐了三万,为什么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人给她说好话,不就是因为作者给了我们的感觉是她有奋起了么?

而反过来说,外传给人的感觉就是,胜就势如破竹,败就一溃千里。晚成败给阿知贺,虽然后面四人大概还是正分,但先锋的大比分优势和最终的大比分优势,很容易让人忽略掉这个细节。最终直观的结论就是阿知贺击溃晚成。然后晚成因为溃败,所以实力不怎么样,所以能打败她们的阿知贺实力也未见得多高,然后千里山因为同样的理由,实力也就是这意思。这就是所谓,水落船低。还记不记得姬松完虐上半区的观点?说实话,如果问我最直观的感受,大概也就是这感觉,只是我一般不只看直观感觉而已。这就是表现力差的结果,如我前面所讲,想达成一个结果有很多方式,外传选择了最差的一种。

仔细想想,凡是本篇跟清澄交手的队伍,都有人支持,认为能进四强,反过来说,外传这几支队伍,给人的感觉是一支比一支土,明明是平等的半区,实力应该是相当的,但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差距这么大?塑造角色有大问题。




4,从百合来看开

这是很多人有误解的一个地方。

首先问一个问题,天麻本篇漫画在麻将以外,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

不是百合,是巨R和NOPAN,换句话说天麻漫画的重点在卖肉不在百合。事实上我个人的感觉,巨R跟NOPAN,某种意义上和百合是有冲突的,除非你打算画重口味的类型。但事实上本篇百合的味道也相当淡,甚至还有片冈须贺这对异性恋不时冒出存在感。连女主原村和,将来的愿望都是当新娘。至于最热的CP福久,完全是动画里的原创(漫画里有这方面的情节,是合宿,是在动画出来之后,可以认为是动画反过来影响了漫画。漫画的县大会里,根本没有提过这俩人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小林不是没尝试过添加百合的内容。本篇县大会当中,最百合的地方是哪里?是SAKI跟和去睡觉的那段,但从整个故事来看,这段内容只起到了丢企鹅这个情节的前缀的作用,存在感并不高。也就是说,他即使画了百合,也没有很好地给人以深刻印象。所以这里我可以大胆地猜测,小林画不出百合来,不是水平不足,而是术业有专攻,有些情节,写不出就是写不出。眼前就有个很好的例子,你看五十岚画过和,霞那种等级的巨R么?

但是再来看看外传,百合的气息非常之浓厚,浓厚到什么地步?新道寺的特技有个联动,千里山膝枕还不算,最后居然还个仙人指路。连挂都百合了。而对比同期,本篇的全国大赛部分,并没有更多的百合描写,继承了长野县大会的风格。

从这个百合风格的转换,我提出这么个观点,外传的很多内容跟小林老师根本没关系,这个可以说是本文很重要的一个观点。这个立论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我之后会有很多内容可以佐证这一说法。

先从百合来看,如前文所讲,在全文整体百合气息不浓的情况下,这种百合挂,绝对不是小林老师会想到的。而连这么重要的问题他都不插手,很难想象他在故事情节的设计里有多少参与度。

那么有人有疑问了,外传的原作不是写着小林立么?其实很简单,再举个例子你就知道。超电开始是魔禁的同人,只是借用了河马写的世界观而已,具体情节不是河马写的。但,河马依然算是超电的原作。所以小林老师只要提供一个世界观就足够称为原作了。

那么好,既然小林老师的故事不是百合风格,谁是百合风格的呢?

有人曾经说过小野学是个百合控,所以动画里百合才那么多,这个我是同意的。我估计呢,外传的情节,他肯定参与了很多。事实上从外传的公布消息到动画化的时间来看(具体时间忘了,但绝对非常短),与其说是画了漫画然后动画化,不如说是先想出动画,然后再漫画化。这更可以印证小野学在外传里的作用。

但问题出现了,他是动画监督,不是脚本编写,他改编能力绝对没问题(本篇的很多原创情节非常精彩),但在没有故事内容,只有背景设定的情况下,要他原创整个故事,绝对是个困难的事。这个例子更简单,京都动画。京都改编的功力相当之强,但原创的水准,真的一般。

再回到百合这个问题来看,我曾经发过这么个帖,http://tieba.baidu.com/p/2153478088 ,为什么说二倍和仙人指路意味着她们进不了决赛?因为决赛不会在外传画,肯定是在本篇画。本篇是小林老师自己的势力范围,不会有其他人来参与,所以不会有那么百合的东西出现,如果出现,回到本篇的时候,他自己无法驾驭这些情节。

反过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身为外传的主角和BOSS,阿知贺和白糸台队内却没有什么暧昧镜头出现。明明千里山的膝枕是外传重点描写的细节之一,阿知贺也是很有羁绊的队伍又是主角,怎么反而没有那么浓厚的百合感呢?一句话,凡是百合的,都是不回本篇的,凡是回本篇的,都不怎么百合。


5,千里山/白糸台

一直以来,有外传叫千里山篇更合适那么个说法。

叫千里山篇显然是不行的,为什么?阿知贺的描写固然不足,而千里山的描写更不足(如果当作主角队的话)。事实上把阿队与千队的戏份,情节合并一下,大概够一支主角队的分量。

但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因为千里山的描写确实相当多。原因在于,千里山无法进入决赛,无论怎样描写,对本篇没影响,而相对的,阿知贺只能画些不痛不痒的情节,这样是给本篇留余地(本篇的决赛,必然还有大量的细节是未处理的),如果外传写的太死,到了本篇,可能就没法继续情节了。

所以千里山从场内到场外,描写的内容都相对丰满,而阿知贺,只能大篇幅描写场外。

白糸台在大将战之后彻底没了脾气。

天麻当中的队伍有那么几类,所谓的传统豪门大体是多伪核(比如姬松千里山,未必每个人都能拿分,但总有能拿分的),爆发户经常是玩命四保一(比如清澄龙门,保到大将出山,就等着老大拯救世界)。而白糸台比较特殊,首先她们是豪门,其次她们还有全国第一的宫永照。那么这队就比较可怕了,这就是个多伪核+强力真核的组合。二线队都有县代表的能力,这就说明一个问题,类似福久由这类一般县内的强者,在白糸台未必打的上主力。

白糸台的选拔方式固然不一定完美,但从白糸台之前的地位,我们知道她们依靠这种方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式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效果。中国乒乓球队的选拔未必没有黑幕,但就算中国队只送二线队参与世界大赛,估计依然能囊括绝大多数奖牌,而从外人的角度看,更多的恐怕还是赞叹中国乒乓球深厚的基础吧?同样,这次白糸台不是选拔方式拙劣,而是表现拙劣。白糸台瞬间由一个打架团战打钱全能的队伍,成了照吐血一保四的队伍。

再来谈谈大星淡这个挂,双立如前面所说,被很多人抱怨简单粗暴。那么她同样会回到本篇,回到本篇是否依然简单粗暴呢?

我认为不会,至少在最初的计划里不会(听到一个消息,五十岚和小林会有进一步的合作,这个让我略毛骨悚然,原因稍后说明)。这里就涉及到牌谱的问题。


6,牌谱

很多人有个错误的观点,认为牌谱是最好弄的。事实上这是最难的。从外传开篇几百页几百页的卖萌不带一点麻将味,你就能知道,究竟牌谱难还是卖萌难。如果你还不信,可以去看天麻吧的各种同人。我虽然没统计,但我敢肯定的是,在所有同人文里,涉及到麻将场上具体的麻将对抗的,比起纯百合卖萌感情类的,要少的多的多。

两者难易度一目了然。

本篇全国二回战,SAKI以连续两个+/-0拿到第一位。请注意一个问题,在这一细节被漫画提出之前,在我所看的所有麻将方面的帖子里(当然我自己也没想到),没有一个人看出,SAKI在半场打了+/-0。虽然所有的分数都摆在了观众的眼前。

要知道,0分可是SAKI的惯用技,这个前置条件不是一般的强,不是随便提了一句的小伏笔。连把分数摆在面前都反映不过来背后的用意,让你去设计你还会说很容易么?这大概相当于考试的时候旁边有答案,你照着答案都写不出来,你敢夸口自己做能做出来甚至设计出这样的题目?而且这还只是分数,都没说让你设计出适合分数的牌谱。

虽说有职业雀士帮助设计牌谱,但他能做的,应该仅仅限于“无矛盾”,而做不到“有情节”,换个说法,就是把曹操刘备孙权虽然能割据一方指挥千军万马,但把他们仨人绑一块,也写不出三国演义来。

所以说,我认为小林老师已经想好了若干(数量不多)适合白糸台,适合淡的牌谱,这些牌谱有相当不错的对抗性,也能体现出各自的魔性。但这些情节是要用在本篇的,外传实在分不上。所以他只能告诉外传的制作组:淡的技能是什么,然后你们看着办。

这也就是淡的挂简单粗暴的直接原因。


7,小林立(性别不明,用他,不代表真实性别)

小林老师不是神,他是人,他的日常生活要符合人类的生理规律。

他也要吃饭睡觉,他受了伤也要住院。

他思考情节,外出取材,落笔画漫画都是要时间的。他不可能凭空去做出超出自己极限的事来。

我统计了一下从2010年开始,3年内的漫画量
2010:
59-75,共计17话
2011:
76-91:共计16话
2012:
92-106,共计15话
单话长度普遍在15页左右。虽然产量看上去是逐渐下降的,但幅度并不大。

这里就有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了。外传是从11年中开始连载的。如果照很多人的说法,这段时间小林又要构思全国剧情又要构思外传剧情,还要负责到各地的取材(取材你往返带取景怎么也得一个礼拜吧?外传描写的场景数量绝对不少),本篇漫画的进度从10年起居然基本稳定。这可能么?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既然本篇确认是他自己搞的,那么如我前文所说,外传他投入的精力真的相当有限。说是忽略不计的量都未必不对。


8,外传

最后来说一说外传这种作品。

具体到天麻的这个外传,前面说到,这是一个为动画而漫画化的作品,相当于是原创作品,不是像本篇有了思路去实现然后圈钱,而是为了圈钱而去硬找思路,两者高下,一目了然。

金庸小说里有很多沿用世界观的作品,最有名的,就是射雕三部曲。请注意,神雕是在射雕之后二十年左右,而倚天则是神雕之后百年左右。而王家卫拍《东邪西毒》,时间线是射雕前二十年左右。

麻将题材,也有天和街浪子-斗牌传说-鹫巢这样一个外传套外传的经典例子。这些作品都很成功。

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这些作品的时间顺序上是有相当大的差异的。前一代人在后一代人的作品里都是以不同等级的NPC出现,或者干脆只是传说了。

当然,同一时间段的外传也是有的:魔禁-超电。

魔禁的世界观里有表里的设定,魔禁全是“里世界”的故事,在前期,美琴只有在妹妹和残骸事件当中登场,这两个事件都是里世界,而超电主要描写的,是表世界。虽然是同一世界观,但联系并不大,两边人物互相串一下做个路人,仅此而已。常盘台的日常生活可以尽情描写,毫不影响当麻右手拯救世界。用软件工程的话讲,叫接口设计良好。

同样的,咲日和与本体漫画的关系也基本如此,前者讲卖萌搞笑的日常生活,后者以场上斗智斗勇为主。这两者不会产生什么冲突。

综合起来说,就是同一世界观下,外传和本体的联系越少越好。

但阿知贺外传,跟本体的联系太大了,或者说交叉引用过多。前期要从和的友谊开始,中期要与清澄见面。我记得漫画里有这么个情节,阿知贺晋级半决赛之后,说了一句“那半区我们不要管”,说实话我觉得以赤土毫不在乎二回直接思考如何压制白糸台的眼光来看,知道那半区的情况应该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那将会有决赛中的对手出现。这实际上是在给不剧透找借口。而到了最后,白阿两队还要进入决赛,可供选择的牌谱还那么少。

从我以上写的那么多内容来看,可以确定一个事实:这个外传,实质上就是个官方的同人。小林立提供世界观,动画组设计情节,五十岚动笔。但因为它官方,导致了很多事情不敢说死,因为一旦说死了再和后期有矛盾,怎么说都是不好的(虽然这样的矛盾已经很多了,但作为制作方,肯定还是想避免的)。人物不敢尽情刻画,情节不敢自由设计。所以这个官方大大限制了外传的发挥。也就是说,这个官方同人,怕是不如很多非官方的同人,因为这些作品打正旗号是同人,不受那么多限制,从情节到文笔都流畅得多,至少能做到作品内部没有大的矛盾。

简单地说,如果要画,无论是SAKI-ZERO,还是SAKI二十年后,都可以很好地表现,就算无法很好地表现,至少不会影响本篇的内容。

再回头看看这外传给本篇带来什么了呢?阿知贺晋级得莫名其妙(如果完全不写,反而没问题),白糸台从最终BOSS降格为土鳖农家乐,吐血一保四的一个奇葩队伍。阿知贺强不过清澄,既然阿都能这样压制白,那么清压制白似乎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了。那清澄这个决赛无论打成多好多坏都没什么意思了。

灌篮高手里,湘北打山王前看了前一年海南对山王的录象,比分是80:120,海南惨败(这里插一个题外话,湘北在短时间内有长足进步,最大的原因是樱木是天才。不要被他看似2B的外表蒙骗,他自认为的天才是流川枫的类型,所以总找不准前进的方向。实际上他的天才是樱木的天才,全国顶级的体力速度爆发力,这是他的天才所在。所以在两万球的训练后,可以突飞猛进)。各种作品都紧着给BOSS提点,而天麻这个外传却在给BOSS降点,实在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有人有这么个观点,不知道是否会流行起来,阿已经取代白成为真正BOSS。请记住这么一个事实:正如阿是为了去全国见小和,SAKI是为了去全国见姐姐。白糸台的地位是不应该被动摇的。不是我歧视外传,不论外传画的好还是坏,都是本篇的附属。小林立先画的是SAKI,外传是在很后面才出的,这个顺序不是我强制性定的,是事实如此。买个包子还得排队呢,你说是吧?


9,结语

每当有人大义凛然地提出类似

“外传也是天麻”
“爱外传就是爱天麻”
“有外传看就很好了”

这类观点的时候,我心里非常不舒服,我会提出相反的观点

“外传跟本篇不是一回事”
“外传害了阿知贺害了白糸台害了天麻本篇,我爱天麻本篇所以讨厌外传”
“宁缺毋滥,这个外传出还不如不出”


所以说当我听说五十岚和小林立要继续合作的时候,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继续画外传,还稍微好点(阿知贺当同人看就行,强迫自己不把外传和本篇挂钩就可以),如果把手伸进本篇,那本篇也就是外传的水准了。

好久没在公开场合评论阿知贺了,外传完结,我也就这样盖棺论定了。

最后声明两件事:
1,有人说我是阿知贺黑,这个我不会去争辩;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一点,我绝对不是阿知贺蜜,而且我非常庆幸这一点。俗话说的好,什么样的对手,什么样的队友。
2,此帖之后,外传阿知贺我不会再提。如果提到阿知贺这三个字,一定是在本篇中出现的那支队伍




---【ACG】 | 留言:0 | 引用:0 |
<<Dragon Road | 主页 | 阿知贺篇完结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