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中国科学技术馆再游记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中国科学技术馆再游记

最近周转北京数次,滞留期间有一日游的选择,趴在宾馆思考了一下选择去中国科学技术馆(下文简称科技馆)一游。

上一次去北京是十余年前,小学假期随母旅游,彼时地铁尚只有直线和环线两条,说实话那并不是一段很美妙的回忆,中间有数日是急病在医院度过的,除此以外残存的记忆基本都是碎片状态悬浮。选择去科技馆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为了寻找自我,当然大一些的原因是不是很想去天安门周边……

且说时光荏苒,科技馆也再迁新址,从三环搬迁到了北四环的奥运场馆周边。而老场馆似乎还没拆——只是听说,反正我没去瞻仰遗址。

开馆时间是除周一的早九点整,周三早八点到了北四环,沿着馆周围巡视一圈,并未发现适合早餐的地方,四个门只有东西门开放,于是八点半就在门口站着,一开始很担心保安同志会不会看我形迹可疑前来质问,发现整个北辰路上一辆辆大巴开来停下,蜂拥而出一群群小学生后,我开始意识到是我想太多了。

八点三十左右身边尚只有两个大巴量的学生,八点五十左右身边已经鸟语花香锦绣成团,一眼望不到边的校服了,小学和初中学生各半,以东门为中心从南到北排了一列人行道,把我围在中间。一开始看着祖国的朝阳花朵组团前来接受科学教义感化争当四有新人我是非常欣慰的;后来人多了我就渐渐有些不安,担心自己的清净的一天被毁掉;最后意识到反抗也没有意义就进入了接受阶段,潜意识觉得自己像是金氏政权一般,当领导人的生活也颇为不易。

尽管带队的教师们提前去了售票处买了好几打几本的团体票,但整队毕竟需要时间,九点的时候我还是迎着两边十多名工作人员的夹道欢迎,第一个买票入馆了。

馆内游记从略,简单说四层楼的主题馆分布较为科学,从低到高层,从古至今到未来展望的时间轴非常明确,内容丰富,单是全部器材走马观花试一圈就需要起码3小时的步行量。顺便吐槽一下二楼的恐龙骨架非常拉风,但意义似乎只在于视觉冲击,实在有些过于占据空间。

我并没有打算一一追忆自己当年做过的实验有哪些,如今有看到了依稀想起了当时的年幼的我,也许那器材几十年来依然没变,不同的只是两个我重新做了一样的操作blabla那些宛若小清新写影评一般的话,所以进入总结部分。

首先,一开始要感谢党中央对科技馆的支持,感谢这些年来科学工作者们绞尽脑汁设计的科普器材,感谢工作人员每日仔细维护调试,这些工作非常的不容易,与博物馆不同,由于参观群众——特别是破坏力超群的学生阶级的互动,他们每日的工作量想来是非常巨大的,你们辛苦了。

从科技馆内展出的馆史文献长廊来看,其一开始的主题基调就建立在『动手』两个字上,将各种声光电力的知识不仅具现化成实验,而且是群众们可以操作的实验,这种思维非常超前,即使今天也绝不过时。幼童的兴趣来得快去的也快,再出众的解说员也无法让其通晓道理,但只要一个实验能在他的心中留下一点印象,七八年后他学习理化生的时候也许能会心一笑,对一个知识点有了不会忘却的基础,这便是利在千秋的划算生意了。

小时候的我对这里抱着的向往,留下的回忆满是憧憬,仿佛黑皮版『十万个为什么』在我面前一字铺开,填满了整个三层楼以及那个穹顶影院。即便我已经丧失了过去的好奇心,即便我知道馆内的东西已经不再是科技前沿的实体,即便我知道明知重游时只会看到联想到高中生们熟记于心的公式,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身边的小朋友们从一台机器涌向另一台机器,拍打着可以活动的按钮,尖叫呐喊,拿出父母准备的午饭,席地而坐,有说有笑,宛若郊游,或者说就是郊游。这种传统不一定算是优秀,但若能一年年的传承下去,也令人安心得多。

满口假大空的感慨说完,最后说一些负面的感受吧。

第一,场馆里的设备林林总总,琳琅满目,但我完整的走了一圈下来,设备完好率不足80%,很勉强的在75%附近活动。很多设备挂着维修的牌子直接关闭也就罢了,在场馆中间的很多设备按了开馆亦没有反应,很容易让人质疑自己的操作是否有误。我清楚勉强让工作人员在工作日抢修确实不现实,但至少这说明我,以及身边几千名小学生参观的这一天的视点,场馆并非最好的状态——提升器材的完整性,这是提升体验的最直接方法。

第二,动手即所得的实验令人跃跃欲试,比如古文化馆的公道杯,共振盆,这都是优秀的动手实验典范。但我以为,场馆内为了『动手』的主题,有意识的物化甚至抽象化了很多过程,只为刻意做出一个开关让观众去操作,而得到的反馈结果流于形式,并非令人惊喜。举个不具体的例子:某个模拟炼钢三个步骤的巨大机器,除了闪光亮灯的塑料框体外,让观众们操作的就只有每两个步骤之间的一个按钮,按下后只是对应的该步骤框体内播放一段时长大概五分钟的动画解说,而已。诚然动画的制作也是很用心的,但小朋友们真的能否乐在其中呢——也许真的可以吧,只是丧失了想象力和好奇心的我感受不到了?

第三,1998年时,PC虽然进了百姓家,但依然是高科技的代名词,在科普地位上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就当时而言,能在Win95/Dos环境下写出种种展出用程序也是颇为了得的事情。但现在的展馆中,依然保留着许多——许多使用轨迹球鼠标,看不出操作系统,UI充满了二十年前古旧感,将『拍摄人脸照片识别出眼睛,进行哈哈镜变形』等初级图像算法作为科技卖点来宣传的设备。就我观察而言,即便是八九岁的小学生也没有人表示出对此的好奇与兴趣,他们对于场内那些十年前Flash小游戏风格的触摸屏游戏兴趣更大一些。

最后,并不是针对科技馆。二十年来,时代的车轮碾过许多东西。这一批孩子们从小学起就接触到了太多人类智慧的结晶。譬如随处可见的iPad,这种东西在我小学的时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美妙产物,就算将自己的一切祈望全部堆在一件电子产品上,用来跟朋友吹牛都没人会相信的黑科技,如今已经成为了你我的日常。扪心自问,我做不到设身处地想象以现在的孩子们成长轨迹下的思考方式,这是代沟,也许无法抹平。因此我并不清楚,那些小时候让我眼睛发亮,欢欣雀跃的东西,在如今的他们眼里,是不是成了一群破铜烂铁,按一下勉强会发个光动两下的玩意?

我不知道答案,多彩的电子设备让孩子们对声光电习以为常,过早的失去了对这些东西的好奇心。去掉科学的神圣高洁光环,能早日让他们以平常心对待科学也许并不是坏事——不如说这才是科技馆最原始的初衷,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实现而已。他们的『动手』实验,已经融入进日常的每一天,这会是科普的最终形态吗?

最后,如果您有了孩子,等他七八岁的时候,找一个寒假/暑假/至少不是学生们组团参观的日子,带他去慢慢逛一天吧,我希望这会是他很开心的一天,是不会忘记的珍贵回忆。


2015.11.22 2:30
往生已逝
---【日常系】 | 留言:0 | 引用:0 |
<<无标题 | 主页 | 【祝】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20周年!!!>>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