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还有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扭曲系】

往生已逝的放废话的空间

往生已逝のゴミ言葉箱【心跳回忆百科全书建设中】

我一个字都不想打了

女人就是贱
http://220.196.42.172/2b/read-htm-tid-905545.html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没有科学素养的人们

渣浪上的群众们或多或少都会表现出一些鉴别能力的不足,
或者说是科学素质的缺失。
一旦对于自己喜爱或狂热的东西立刻会变成无脑的智障人士。
譬如说PM的进化疑点,
“工作人员说”刊登于哪部杂志上哪部访谈上?
有资料为证吗?
退一步说即使有这种资料,
最多也只能验证“该资料表示”,
和事实完全不沾边的。

中国这帮思维西化的小青年,
民主自由确实有点屠龙之技之嫌,
短期内用不上,不学也就罢了;
那劳什子男女平等宗教信仰宠物立法绿色环保倒是学的人模狗样,
生怕别人不知自己思维进步,高雅上层。
这些反人类无逻辑的活动,
从组织者到参与者统统吊路灯点天灯了,
全球人民的幸福指数估计也就立马翻倍了。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苟且偷生

野生翻译是个很没人权的灰色行当,
投入了再多心血的东西一样上不了台面。
假想因为某些因缘跟小林立,MetalYuhki等人会面,
我能做的也只是跟个普通的路人粉一样应付了事,
是断然决口不敢提一个汉化的字的,
否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事实上日站心跳大百科的站长我都不敢联系,
野生的画师可以跟作者交流,最后送点色纸要个签名,气氛热炽皆大欢喜。
野生的coser可以变装跟作者交流,最后来个合影要个签名,气氛热炽皆大欢喜。
野生的翻译刚开口就被保安拖出去了…
所谓苟且,大抵如此。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阶级对立

贫苦阶级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富裕阶级,
他们对富裕阶级的认知想象还停留在皇帝的金扁担的程度,
因此看得见摸得到的中产阶级的生活就成了他们眼中向往的富裕生活,
在不安定的火种之下足以成为点天灯挂路灯的仇恨。
相对的,
中产阶级认为自己的生活极其普通不值一提,
但保持足够的警觉性还是很有必要的。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地狱拼图

围脖上看到有人晒了一个1000块的拼图
叫纯白地狱,还有黑暗地狱
特征是……没有画面的拼图
每一片自然都是不一样的
……忍不住了,
心里的某个角落燃起来了。
好想买。
我想了一下,
如果一个拼图圣手一定能目押确认两片拼图是挨着的,
不会拼错,
那个解决地狱拼图大概要先拼周围一圈128片,
再解决中间的872片,
总共最多要尝试Sigma1到128和Sigma1到872这么多次。
算常规碰运气拼对,
其一半值就是尝试194442次。
一次确认用五秒钟的话,
要花上270小时…
啊啊越来越想挑战了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绝望

现在的年轻人是受了多么良好无瑕的家教才会如此笃信“只要努力,问题总是能解决的”这种生殖器玩意…
这种没有品尝过名为绝望的美味的年轻人真应该提升一下自己的视野,
如有可能,再加点智商。

顺便一提,
绝望到神经崩断的那一瞬间真是无上的快感,
有如射精一般,
试多了会中毒的。
不过前戏比呕吐来得更久更痛苦一些,
所以在我的快感排名中并不是很高…

当然依然在性之上就是了。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我也想当采购啊……

今天部门准备申请买一台出差携带用笔记本。
我上午电话给某电脑销售公司电话咨询了一下,明确了是企业采购。
明确了配置和配件,报价八千多,然后说会给我邮件确认。
于是下午收到了邮件,邮件里有一封打印用的pdf报价单。
上面的价格是一万五。
而事实上,邮件内的文字说的很明白,报价是九千。
这六千的差价不言而喻自然是奇怪的用途了,呵。
问了一下在那公司工作的朋友,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对报价单申请折扣。
换言之,如果是一个不懂行情的老板,可能大笔一挥就直接批了一万五。
一个懂电脑的老板才会去回复申请折扣,才能拿到9000的价格吧。
啊,第一次陷入这种潜规则,看着他们如此轻车熟路我反而不知所措。
当采购真好呢,以后要不要试试看。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死亡

我有模糊的印象的记事,大概是在三四岁。
我有清晰的记忆,应该是六七岁以后的事情了。
四岁多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姥姥六十多岁。

那时我第一次知道死亡的概念。
我很害怕啊,死亡就是再也见不到了啊。
我很担心姥姥会死掉啊,那是我的亲人啊。
很怕啊,很害怕啊,我不想他们死啊。
这种抑郁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忘了。

然后我妈就教育我说,
这个世界上离了谁都能活,
没有人是非存在不可的,
就算只有一个人也一定可以活下去。

我挺感谢我妈的。
这句话我受用了一辈子。
那些路人,那些朋友,那些亲人,他们的死亡无非是我生命中的一道风景。
区别无非是有没有值得我扭头一瞥的价值罢了。
他们无非是我生命中的附属品。
有的话也许会添色不少,
没有的话大概就是小吃摊里“今晚的面卖完了,改成饭对付一下吧”这种程度的打乱计划。

啊,一旦我死掉了。
他们的生死存亡活跃辉煌就真的毫无意义了呀。
为了他们可怜的微不足道的生命价值。
我也要努力活下去才行呢。
毕竟,他们可依赖的,就只有我一人了。
---【扭曲系】 | 留言:0 | 引用:0 |
<<前一页| 主页 |下一页>>